楚安歌

自娱自乐|楚安歌|偶尔写文|实况|GAME BOY|欧美|ow 职业选手:shadder2k|香蕉车战队|声控|谢谢关注|杂食|冷门控|其实是个画画的

不是文,只是看了H2ODelirious跟BBS三年多的感嘆w

bbs的大家真的都太太太太可爱了。小天使最可爱啦。每次看着他们一起玩都很开心。明明英文很差,很多都听不懂。但是还是能看着他们的视频傻乐。真的是太幸福了

没粮饿不怕:

发掘他们不同的相处模式真的很有趣!!!!Del和marcel、lui、nogla出的双人视频都特可爱xDD,感觉nogla平时比较像捧哏,但是跟del一起时就变成了逗哏2333 最开始看到ohm还是在巨巨的视频里,结果不知不觉他和del一起的游戏视频越来越多了( 巨巨和del那种一拍即合的感觉真的超好……可能就是传说的一见如故吧,两边的朋友因为他俩认识后变成一堆人,这种感觉真的超好


急需互動的應屆畢業生。:



其實我一直沒固定追他們的影片,通常是我心情差才會去看的(但我還蠻常心情差的哈哈),我一律會找有D在的影片,就是要看本命外加BBS耍蠢打鬧才有趣阿XD








而且對我來說,他們影片簡直遍地是糖,隨便一集我都能因為腦補而獲得大大的能量,而且不知道是我對Del的愛太深還是怎樣,總覺得Del真的往團寵這方向茁壯發展著。








還記得三年前就知道他們,除了GTA看他們各種耍蠢外,有一次看了De最早期的"我想要食物"影片,徹底惹毛了mini(但我覺得Mini一整個哭笑不得,雖然快腦溢血卻又放任他),因此還出了T恤是鯊魚在吃起司漢堡的,而我也買了XD








他們在玩殺殭屍的時候,Del那時玩得爛透了,Nogla說我要買一堆醫療包,因為Del肯定死超多次,要救他,那宣言一整個讓我覺得也太棒了吧,Nogla真的對Del挺好的,但我記得後來他們沒破關只差一點點,而Del絲毫沒做任何貢獻,一樣,Mini又快氣炸了xDD(而且Nogla感覺可以為了瞄上Del現實模樣一眼砸錢,他真心瘋狂著迷這事情)








Lui是我看前期影片,唯一會在Del沒跟大家一起玩得時候,還會提起Del的人,這讓我印象很深刻,因為每次Vanoss的影片基本上一群玩在一塊,通常是不會提起沒來的人(我看的時候的前期觀察啦)。








至於Tyler,我記得其實以前常傳他跟Del不太合,我那時有時候也會覺得Tyler超會罵Del各種攻擊,但是現在Tyler根本無差別攻擊一切就好多了xDDD




好啦其實不是,其實Tyler最後是讓我最驚豔的人,因為在Del歌曲版權問題時,他是先出頭,也是唯一一個替Del這件事對音樂者撂狠話的人(雖然之後Del有說別人發言不代表他立場),但那次我完全反轉吧,而且Tyler後來在影片裡有慢慢改變他的風格,感覺變得更好:D








Vanoss跟Del讓我一直覺得他們倆有種特別的默契,老是黏在一塊,一起整人一起被整,然後Vanoss真心用盡他所有腦力在整Del,導致整完之後Evan也很容易犯蠢上了別人的當,但是!








他倆最近影片我根本看完覺得牙都掉了,玩捉迷藏Del只是笑,Evan就知道他躲在哪裡,是那種連準確地點都猜到的那種,然而玩物品獵人,Del跟Evan的畫面都是跟我走跟我走,聽你的,這是個蠢主意但我們還是要在一塊,因為這太蠢了,如果是敵對狀態那兩個人也有辦法突然靈感一來就抓到對方。








補充一點,我記得上次Del咳個嗽或者是Evan,他們就立刻猜到對方在哪xDDD








Luke,更別說他了,Luke就算今天Del只是說聲哈囉他都會笑,上次看他們完植物大戰殭屍,Del每殺死一個人,Luke就會拚了命的在旁邊誇他,幹得好阿,你超棒的,你好厲害,超強的,哇,太神奇了,Del看看你,也許是因為Del真的很強吧(那次他第一次玩,玩得的確很好xD)但是每次只要是擊殺種類的,我都能聽見Luke花式誇獎他xDDD








Ohm其實對我來說挺有趣的,因為他之前真的有點默默的,除非GTA他們特別強調他那流浪漢造型要不他真的挺安靜的,但自從他跟Del那組成四人幫,只能說Del在那裏的受疼愛(廣義)指數簡直節節飆升,然後我也漸漸對Ohm有莫名好感。








尤其是他們有一次硬要拉想睡覺的Del一起玩遊戲,Ohm還為此開心的唱歌,雖然他們唱歌都會亂掰歌詞,但我記得他那次是說,這是個特別的夜晚,真的很特別,因為有Delirious在(記錯勿噴)








目前最喜歡Luke、Ohm、Del玩射擊遊戲時(下面有人幫補充,是彩虹六号:围攻)Luke說








看來我們的公主被關在另一個城堡。








他用的形容詞完全就是我想套在Del身上的XDDDD








其他人我沒提到,不是不喜歡,而是我覺得我看得影片不夠多,不能詳細敘述於是就沒說了哈哈








但這群人真的帶給我相當大的歡樂,很感謝他們仍舊不斷做影片,英文爛就算想要表現出支持也好難,而且身旁的朋友英文也很差無法求助xD




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宣揚他們有多棒多可愛吧w








最讓我驚訝的估計是現在台灣超多人也很迷BBS,從他們沒有粉絲團看到有粉絲團真的莫名驕傲,雖然最多人參與的是CP粉絲團XD 我個人是沒有參加,但知道有這存在著實讓我安心不少(原來不只我看出他們有多腐),而且開始有固定頻道翻譯,讓我開心的是也有人肯翻Del的影片qwq(D的影片都太長了,翻譯需要真愛才能翻下去)








最近可能會再繼續打HP設定的文,因為有人喜歡XD




但應該是主Del不是AllDel,不一定會打到確認情感這部分,只想寫他們糾纏成一團分不開的感覺www








如果有人看完,那就太厲害啦w


周黄 《驭龙战士与枪王》二

#下一篇开车了。

#依然处在ooc边缘徘徊。

#我已经握紧了我ae86的方向盘了

0.2

  周泽楷从蓝雨城堡出来后一直像丢了魂一样,身旁的护卫看的着急的不行,以为周泽楷被喻文州下了什么咒。江国师此时因为任务出差在外没有在周泽楷身边,万一枪王出了事,怎么向国师和国民交代。

  然而周泽楷还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谁能想象的到啊,荣耀大陆唯一的驭龙战士,武力爆表。男粉能绕蓝雨城堡里三层外三层的黄少天,居然是个Omega。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太难以置信了。周泽楷的大脑一下子运行不过来。那他纠结那么多年双A怎么愉快交配的问题是为的啥。

 

  “殿下,您还好吗?”护卫小心翼翼地向骑在马上,但魂不在身上的周泽楷轻轻问道。

  周泽楷的思绪这才一下被扯了回来,垂头看着护卫,对着他浅浅一笑,摇了摇头:“无事。”然后抬头看了看周遭,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从蓝雨城中走出多久了,周围全是树林。

  “这是哪儿。”周泽楷轻声问道。

  “殿下,这已经是蓝雨国边境了。”

  “...哦。”周泽楷点了点头。没想到在自己发呆愣神的时候自己已经走出那么远了。

  突然周边发出了诡异的巨响。

  似乎是一声野兽的嘶吼声,林中的鸟群受到了惊吓,嘶叫着飞离树林。

  “保护国王!”身旁的护卫一声令下,轮回的队伍一下子提起了警惕,侍卫们全都迅速的拔出了剑,小心翼翼围着周泽楷看着周围。

  周泽楷也下意识的摸了腰间的枪,从马背上跳下来。他压低了身子,竖耳聆听着周遭的声音,辨认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从不远处传来的声音似乎不是带有主动攻击性的野兽的叫声。带着沉重的喘息和“咕噜咕噜” 的声音又不像是普通的野兽。

  周泽楷向身后的士兵们做了个手势,让大部队留在原地,小心行事。自己微屈膝盖,压着脚步,慢慢往发出声音的方向走。

  他警惕着右手已经把戴在腰间的枪抽了出来,拿在了手上。在阳光下泛着红光的荒火似乎也在表露着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周泽楷的手也把荒火握地更紧了。

  声音到了眼前,周泽楷伸出左手轻轻拨开了眼前挡住的树枝。

  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浑身长着金色鳞片,中型体型的飞龙。

  金色的鳞片上沾着大片的血迹,看着这条龙的腹侧也划出了几道口子,流出殷殷献血。周泽楷心里一惊,再仔细看了看这条龙,它盘着身子围成一个圈,似乎在保护着什么。他谨慎的侧头往飞龙的内侧瞥了一眼。

  看清楚飞龙身侧的东西后,心里猛地一颤,身上倒出了一身冷汗。

  被飞龙护在身侧的不就是他日夜思念的黄少天吗。

  黄少天躺在草地上,暖阳的光照射在他的脸上,金色的头发和长睫毛在阳光下相映生辉。但是此时此刻的周泽楷根本没法欣赏自己心上人的样子,因为黄少天金色的头发上沾着血迹,身上的衣服残破不堪,眼睛紧闭,遍体鳞伤。

  周泽楷心慌了神一下子失去了冷静,迈开脚步就想靠近黄少天,但是被那条金色的飞龙一阵怒吼给逼退了下去。

  飞龙警惕的怒视着周泽楷。周泽楷此时没有心情与这只龙纠缠,左手抚上右手的荒火,默念了一个咒语。荒火枪管上的火纹泛起了红光,花纹同时晃动,仿佛是真的燃烧了起来。枪口出现了一个金色的魔法阵。

  周泽楷左手扶着右手的小臂,将荒火对准了金色的飞龙,果断按下了扳机。红色的子弹带着火纹的轨迹打到了飞龙的身上。飞龙嗷的一声昏睡了过去。

  看着倒下的飞龙,将枪收起,一个健步走到了黄少天的身旁,蹲下,一只膝盖跪在地上。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将黄少天打横抱起。

  还有呼吸。周泽楷松了一口气。看着怀里的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心里着实心疼的紧。转身就大步往大部队方向走。

  

  轮回的护国军看到自家国王抱着一个遍体鳞伤的人回来都稍稍慌了神,但国王还是一脸面无表情,冷静地将怀里的人放进队伍后方的备用马车里。

  周泽楷回头对身后的人下令:“把龙带上。传送回城。”

  话音一落,众人忙活起来。做好布阵准备,传送轮回。

 

 

  距离把黄少天带回轮回已经过了三天。

  

 

  周泽楷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微微皱了皱眉,伸手轻轻握住了对方的手,叹了口气。

  “殿下。”方明华站在一旁轻唤了他们年轻的国王一声。

   面对自己的亲信,周泽楷完全放下了平时撑在外表上的威严。他坐在椅子上,回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方明华,脸上挂着一副委屈的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在方明华的角度看来,这样的周泽楷仿佛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大型犬。

  方明华强忍着笑意:“殿下不要太担心。黄少天殿下受那么重伤,就算是我的医疗术再高明也没办法让他一下好起来。过一段时间黄少天殿下会醒过来的。”

  周泽楷听了方明华这番话才把悬着的心放下了一点。把眼神从方明华的身上收了回来,重新放到了躺在床上安静不动的黄少天身上。

  方明华看房间里已经没他什么事了,便会心一笑,向周泽楷为欠了欠身,行了个礼,安静地退出了房间。

  周泽楷则是眼神一直粘在黄少天的脸上没有移开过。他趴在床沿,伸手轻轻拨了拨黄少天额前的碎发,又摸了摸对方的脸侧。

  这么安静的黄少天还真是让人不习惯。

  周泽楷看着黄少天好一会,仍然没有一丝想要醒来的迹象,便起身离开了房间。

  有方明华的保障,黄少天的身体状况是不用太担心了,但是周泽楷的心还是没有完全放下来。三天前喻文州对他说的话还一直萦绕在他的脑子里。

  周泽楷从小到大就只喜欢过这么一个人,是个没谈过恋爱,没追过人的处男。要他让黄少天喜欢上自己,他怎么会知道要怎么做。

  周泽楷是一个认真又努力的人,只要下定决心做的事情自己就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到最好。在感情上他当然也想这样,但是问题是周泽楷连方法都没有。他现在就像被丢在一望无际的海里,不知所措,想要有个努力的方向都没有。

  周泽楷一边在走廊上走着,一边苦恼地叹着气。这时候前面出现了一个人,让周泽楷灵光一闪。

 

  此时的杜明正趴在窗边发呆,一边发呆还一边傻笑着自言自语:“往这个方向一直走,就是兴欣了。女神她现在在做什么呢....嘿嘿嘿...”

  杜明,一个在整个轮回毅力最强的男人。追求他的女神,兴欣的唐柔,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丝毫不畏惧任何困难,将死缠烂打的方针贯彻到底。大家眼神从一开始的不看好和嘲笑,慢慢变成了佩服。因为这种不要脸的程度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周泽楷想着,论追求一个人,整个轮回大概没有人能比杜明经验更加丰富了。于是大步走向杜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杜明先是吓了一跳,猛地一回头叫到:“谁啊?!”转过头看到是周泽楷那张无辜的脸的时候立马声调都转了三转,忙欠身行了个礼:“殿下。”

  周泽楷这时候才管不了礼数的问题,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地双眼放光抓着杜明的肩膀。

  “教我。告白。”

  杜明愣住,一脸懵逼。缓了一会,反应了过来。自家的国王大人可是在三天前英雄救美,把自己的心上人从野外捡回了来。也怪不得会突然抓着自己说这样的话。杜明憋着笑,随口说了一句:“殿下,喜欢就去强奸啊。”

  周泽楷听到这句话,明显整个人傻愣住了。脸上的表情都僵硬了起来,眼神中的光一下子黯淡了下来。

  强奸...??这样不大好吧??

  周泽楷陷入沉思,内心极度纠结。他,一国之主,从小接受贵族高等教育,一个正直,有责任心有能力又努力,还英俊潇洒的优质Alpha。一直以来都是有人想要强行爬上他的床,而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杜明这一句话让周泽楷陷入无限的上和不上的循环中。上吧?违背了道德。不上吧,感觉以自己这种闷得不行的性子,在他能成功娶到黄少天前,黄少天怕会先被人拐了去了。而且现在自己也不知道黄少天对自己是什么想法。要是硬上了,生米煮成了熟饭,对方不喜欢,自己岂不是会被他讨厌一辈子?

 

  杜明看着自家帅气的枪王大大慢慢从彩色变成灰白,忙说:“殿下别别别您别这样我开玩笑的啊!您别当真啊!陛下你能听得见吗??”

  正当这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方明华慌张地跑了过来。

  “殿下不好了!!!”

  方明华看了旁边的杜明一眼,凑到了周泽楷的耳边,悄声说道:“黄少天殿下,醒了。”

  周泽楷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从黑白色变回了彩色,眼中黯淡下来的光也重新点燃了起来。但是方明华脸上的表情依然不对劲,头上布满了细汗。

 

  “黄少天殿下发情了。”

 

 

                                                                                                  ——————TBC—————

0.3预告

周泽楷慌慌张张地冲到了黄少天的房间前,尽管房间被方明华给下了封印,但是从房间里还是传出了淡淡的香气。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柠檬味,柠檬的味道中带着一丝清凉的薄荷味。周泽楷闻到这股信息素的味道,心跳立马加速,脸一下子通红了起来。

  周泽楷感觉自己有点把持不住自己了,于是轻捂着口鼻往后退了两步,回头用着求助的眼神看着方明华。

  方明华因为是Beta,所以这点信息素影响不到自己。方明华冷静的对着周泽楷解释着现在的情况:“殿下,我刚刚看黄少天殿下的情况应该是性成熟之后一直使用着抑制剂,这一次因为受了重伤,没有自我恢复。而是用了治疗术恢复伤势,治疗术的原理是加快新陈代谢和细胞重生。所以黄少天殿下的身体因为治疗术的催化把发情期提前了。”

 

  “现在除了被Alpha标记,毫无办法。”方明华一字一句地说道。

周黄 《驭龙战士与枪王》

#这是一辆为开车而生的文

#短篇

#会尽快更完

#这是一个一坑未填又挖一坑的作者

#第一话没有车 

#abo 西幻设定 

#长期没写周黄不足请见谅请指出,会做的更好

#为您服务的是老司机,请不要多逼逼←就是想说一下这句话

#求多点评论!欢迎调戏!我是个友好逗比又话唠的作者。

0.1

  周泽楷怔怔地看着蓝雨国的城堡,脑子里回放的全是刚刚和蓝雨国国王喻文州对话的场景。

 

三个小时前。

 

  周泽楷坐在喻文州斜侧方的客座上。静静地看着王座上喻文州,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喻文州脸上的表情,企图推断出喻文州此时的想法。

  然而王座上的喻文州穿着长袍,扣在头上的大兜帽将脸盖住了一大半。兜帽的阴影投射在他的上半脸,衬托地他的笑容有点诡异。

  周泽楷看着他这样,咽了一下口水,心悬了起来。不是他怂,只是这个人毕竟是他喜欢了快十年的人的哥哥。

  周泽楷这次来蓝雨是为了一件事情,联姻。

  表面上是打着为了双方国家利益的旗号,但其实周泽楷内心是私心满满的。在周泽楷身边的亲信中有几个是不知道他们的枪神大大惦记的就是隔壁蓝雨国国王远亲弟弟黄少天。

  很久以前,在周泽楷还是个小豆丁的时候。作为轮回国的继承人之一,他被父亲带到了隔壁联盟国蓝雨进行例行的社交。一次偶然的相遇,周泽楷就对那个有着一头金黄色头发,笑容如光一般的小男孩一见钟情,念念不忘近十年。

  作为一个Alpha,又是王国的继承人。从小接受的就是优质的教育,他根深蒂固的思想就是要有责任心。所以他为了能娶到这个自己心仪的男孩子,回国之后越发的努力。每日就埋头学习各种知识,提高自己的武力。

  所以后来,周泽楷果然不负众望成为了一个优秀的国王,同时名号也响彻整个荣耀大陆。人称枪王。

  而他喜欢了快十年的那个孩子,也慢慢的长大着。在喻文州良好的庇护之下活的无忧无虑,性格和以前相差无异。自由自在,快意潇洒。可能是天赋异人,就算喻文州没有强逼着黄少天去学习,习武。但黄少天的武力在荣耀高手榜也是一直高居不下的。如果和周泽楷打一架很难说谁能赢。

  平时他都不愿待在城堡里,总是出门在外各地游历,打打怪,探索一下传说故事或者一些无人去过的地带。

  因为一次屠龙,一战成名。成为了荣耀大陆唯一一名的驭龙战士。

  “不愧是我喜欢的人呢。”每次想到这里周泽楷心里都美滋滋的。

   虽然这些年两人一直没什么交集,也就是每年年初的丰收祭,会在两国例行的友好社交宴会上碰个面寒暄两句。本来周泽楷就话少,跟自己喜欢的人搭上话更是难上加难。好在黄少天与他完全相反,黄少天是个话多的不行的人。和黄少天一起,他从来不用愁话题,自己只要在旁边听着黄少天说话就好了。但每次他听着听着都会看着黄少天一张一合,粉嘟嘟的嘴唇出了神。

  回过神来黄少天都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留下周泽楷一个人暗自伤神。

 

  殿堂中一片寂静,喻文州不说话只是看着周泽楷,嘴上挂着微笑。周泽楷也静静地看着喻文州。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眯眯眼,僵持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喻文州先开了口。

  “想要娶少天,完全可以。但是前提是要少天自己愿意。你可以让他喜欢上你,用什么方法都行。只要不要伤害到他,一切旦凭你的本事。”喻文州笑着,不紧不慢的说道。言语间没有一丝不满与紧张。有的只是平静。

  “真的?”周泽楷看着喻文州,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

  喻文州从王座上站起身来,拿起手边的权杖走到周泽楷身旁,微微欠了欠身,凑到了他的耳旁,俏声道,“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少天,其实是Omega。”

  喻文州的声音虽然轻的仿佛在空中一吹就散,但是这句话却重重的砸在周泽楷的心上。

  周泽楷瞪大了眼睛,脑子里一下炸开了锅,嗡的一声大脑一片空白。

  喻文州看着眼前的枪王露出这样的表情,笑了笑:“那么枪王大人,我还有要事处理,就先行告辞了。失礼。”

  说完,喻文州也不等周泽楷反应一挥黑袍,手杖顶端蓝宝石银光一闪,形成一个淡蓝色的光球包裹住了喻文州。喻文州一下消失在了大殿中。

 

  等周泽楷反应过来,他已经身处蓝雨城堡门外。怔怔地看着城堡发呆。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总之现在大脑恢复运行后,脑子里之剩下了一句话。

 

  “黄少天是个Omega?!!!!!!!!!!”

                                                                                          ---TBC---


0.2预告

金色的鳞片上沾着大片的血迹,看着这条龙的腹侧也划出了几道口子,流出殷殷献血。周泽楷心里一惊,再仔细看了看这条龙盘着身子围成一个圈,似乎在保护着什么。他谨慎的侧头看了看飞龙的内侧。

  看清楚飞龙身侧的东西后,心里猛地一颤,身上倒出了一身冷汗。

  被飞龙护在身侧的不就是他日夜思念的黄少天吗。

  黄少天躺在草地上,暖阳的光照射在他的脸上,金色的头发和长睫毛在阳光下相映生辉。但是此时此刻的周泽楷根本没法欣赏自己心上人的样子,因为黄少天金色的头发上沾着血迹,身上的衣服残破不堪,身体上也是伤痕累累,眼睛紧闭着。

  周泽楷心慌了神一下子失去了冷静,迈开脚步就想靠近黄少天,但是被那条金色的飞龙一阵怒吼给逼退了下去。

  飞龙警惕的怒视着周泽楷。周泽楷此时没有心情与这只龙纠缠,左手抚上握在右手里的荒火,默念了一个咒语。荒火枪管上的火纹泛起了红光,花纹同时晃动,仿佛是真的燃烧了起来。枪口出现了一个魔法阵金色的魔法阵。

  周泽楷左手扶着右手的小臂,将荒火对准了金色的飞龙,果断按下了扳机。红色的子弹带着火纹的轨迹打到了飞龙的身上。飞龙嗷的一声昏睡了过去。

周黄《热恋》(一)

周黄《热恋》

#周黄

#很久很久很久没写全职的同人。突如其来的想法,也不知道要写多少。

#从头甜到尾的逗比文。

#退全职坑很久很久,可能ooc,但是应该不会太严重。

 

 

 

No.1 一头撞到了爱情上。

 

  高三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忙碌充实,疲惫。酸甜苦辣都能用高三这一个词给概括了。

  不过这也是回忆,才能说出这样的话了。正在经历的人大概丝毫不会有这种感觉的。毕竟那个时候的大家总是觉得时间是无限多的,有大把的青春可以荒废。

  高三的第一个学期,炎炎的夏日还没有丝毫过去的迹象,树干上的知了还在孜孜不倦地叫着。

  在礼堂里,冯校长也如外面的知了一样哔哩吧啦的讲着并没有什么人听的大道理给台下刚从暑假的疯狂中回来的高三生们。

  “诶诶诶,老徐老徐。黄少呢,黄少怎么没来啊?”李远趴在前面徐景熙的椅背上,拍了拍他的间。

  徐景熙顶着一个大大的黑眼圈打了个哈欠:“黄少没来啊...哎呀怕是睡过头了吧。你是不知道他昨晚多过分啊...”

  “噫,你们gaygay的。”李远唾弃。

  “你在想什么呢李远。”徐景熙反手就给李远头上打了一下。“昨晚黄少硬是拖着我和郑轩打了一晚上的游戏。凌晨三点才睡呢...”

  “压力山大...他还美其名曰高三前最后的狂欢夜,谁先下线谁是狗。最后老徐实在撑不住了,说了一句:狗就狗吧,我不行了睡了。我们才解脱的。”坐在旁边吊着眼皮的郑轩有气无力道,“本来就困了,还要听老冯念经...压力山大...”说着郑轩就往徐景熙的肩上靠。

  徐景熙伸手抵住倒过来的脑袋:“黄少的缠人你也知道的,为了我和老郑的身体,我牺牲了我的自尊当了一回狗。反正,是狗我也是只漂亮的萨摩。”

  李远想了想黄少的缠人和他的话唠,不禁抱着手臂浑身抖三抖:“那这事儿可别让喻老大给知道啊,不然可有黄少受的。”

  “我已经听到了。”

  从李远身后传来一个富有磁性又温柔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足以让坐前面的这几个人出一身冷汗。

  李远扭过头去,只见喻文州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李远扯了扯嘴角:“喻老大...千万别拿黄少开刀!不然这就变相暴露了昨晚的事儿是我们几个传出去的了,喻老大啊...你能治得住黄少我们几个可遭不住啊...行行好,看在刚开学的份儿上饶黄少一命,饶我们一命吧....”

  “不行。”喻文州笑容不变。

  三颗心破裂的声音,尽管在冯校长透过喇叭传出的声音中也显得特别清脆。

 

  此时此刻事件的罪魁祸首正在爬墙。

  黄少天今天一觉醒来发现已经是早上十点了,仔细回忆一下,按照以往的流程来说,书已经发了,和班主任嗑也唠完了,正好这个点,是老冯念经的时候了。

  完了,全完了。高三的第一天,黄少天迟到了。黄少天人生一片灰暗。

  倒也不是害怕校长老师什么的。冯校长虽然认得他,但是一个高三那么多人呢怎么可能发现少了他一个人呢。班主任也没什么,他们班主任是全校最不靠谱但又是全校最天才的老师,成天叼着烟,吊儿郎当的。更何况他和他们班主任关系也可好了。

  问题是,他的竹马,喻文州先生。从小品学兼优,人帅性格好。治理他起来也是一套一套的。从小黄少天就天不怕地不怕的,就只怕喻文州一个人。喻母和黄母也是好闺蜜,好到什么程度呢。喻母和黄母两个人差不多时候怀孕的,当年黄少天和喻文州的纸尿布都还是两位可爱的母亲一起买的呢。小时候的衣服都穿的同款,用的同款,甚至奶瓶口水兜都是同款呢。

  然后顺势两位母亲就半认真半开玩笑的给两个肚子里的孩子来了个指腹为婚。哪想到两个人都生了带把的。

  直到现在只要他和喻文州有点小矛盾了黄母都拧着黄少天的耳朵说:“吵吵吵有什么好吵的,黄少天同学你都多大了,和小喻吵什么啊!小喻脾气那么好,你怎么还能和他闹上矛盾的?你知不知道你要是个女孩子你就是小喻的未婚妻了啊?”

  每次都把黄少天气的不行,有一次甚至气昏了脑子冲着他妈就嚷嚷了起来:“就吵了就吵了,我一个血气方刚正值年少的大老爷们气起来没动手揍他都很不错了!从小他就是别人家的好孩子。是是是他是好孩子我认我认,他是好孩子就不能两闹矛盾啊!我和他闹矛盾为什么是我挨骂啊?什么要是女孩子就是他未婚妻了?未婚妻就不能闹矛盾吵架了?男孩子就不能是未婚妻了吗?!我要是他未婚妻我照样和他闹矛盾怎么了怎么了?”

  当他说完之后才发现不对劲,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瞪大了眼睛。只见黄母一脸复杂的神情看着黄少天:“少天啊....要是...没事儿啊,妈放得开,只要你喜欢....”说着黄母红了眼眶转身就给黄父打电话:“老黄啊呜呜呜我跟你说我们少天...”

  “别别别别别妈妈妈妈我错了,求你求你别别别找我爸嚷嚷!我没喜欢喻文州!我没有!”

  回想到这些,黄少天赶忙晃了晃还在迷糊的脑袋一个翻身倒到了床下。

  

  “哎呦我靠啊痛痛痛!”

 

 上个学期由于成绩滑落的厉害,黄母拜托了“别人家的孩子”喻文州看着点黄少,高一高二皮一点无所谓,但是为了黄少天的前途,高三还是得好好学着点。不要求他北大清华,好歹也要是个好一点的学校,环境还是很影响一个人的。更何况是黄少天这种人了。

  喻文州点点头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他拍了拍黄母的背,安慰道:“阿姨别怕,少天不傻。当年初中的时候他也不也和我一边打着游戏一边学,一样考上了x中了吗。相信他”黄母看着喻文州,越看是越欢喜啊,感激地点点头,叹了口气:“小喻啊,我不也不盼望他能多出息,这一辈子能过的开开心心的就好。但是毕竟为人父母,还是希望他自己努力一把考一个不错的学校,以后的路也不会辛苦。我和他爸也就满足了。”

  喻文州颔首表示了解,于是当晚抓着黄少天就谈了一晚上的心。喻文州连哄带骗再夹杂着点小威胁,让黄少天发了誓,一定要好好学习。

  但是这高三才开始的第一天,他就迟到了,还直接迟到了将近一个上午,回家指不定要怎么被老妈和喻文州怎么折腾呢。

  黄少天背着书包一路狂奔,到了学校。看着紧闭的大门,仿佛世界都是灰白的。

  他往后退了两步,偏头看了一眼围墙,头顶冒起一个亮晶晶的小灯泡,起了一个馊主意。

  

  周泽楷,一个集万千宠爱和狗血言情小说男主角与一身的美少年。

  家世不错,长得好看,性格好,绅士,成绩优异,体育也不错。就是不善于表达。这个人唯一的黑点,就是不会交际。以前嫉妒他的人一般都黑他叫他哑巴。但是周泽楷是个直肠子,单纯,心大。也就不理会这些。不善于交际是因为父母工作原因常年不在家,换城市生活。朋友总是熟悉了,然后马上有分别了。久而久之周泽楷就变得不善交际,不怎么爱说话,严重的说有点交流障碍了。

  近些年可能他的父母也发现了周泽楷不能这么下去了,于是来了x市,让他在高三的一年里好好安定的生活学习。定在x市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在x市找了一个口碑不错的心理医生。

  周泽楷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毛病,只是单纯的不爱说话。不过父母既然用心给他找了,他也就不想辜负父母的心意,乖乖听话的定时去看心理医生。

  今天也是先去见了一下心理医生再来了刚转到的x中。

  一切都是新鲜的,周泽楷心情很好。

  尽管他在学校迷路了。

  周泽楷找不到自己的教室,自己也认生,不敢问人。只好靠着围墙慢悠悠按着直觉走。

  然后头顶传来一声惨叫,他猛地抬起头,一个巨大的黑影向自己砸来。

  一顿天旋地转,周泽楷扑街。

 

  黄少天勒紧了自己书包的肩带,像个小猴子似的三下两下就爬上了围墙。在围墙上还美滋滋在心里夸了自己几遍:“小爷我真是帅呆了,酷,棒,牛逼,机智。”

  话唠夸自己也总是多那么几个词的。

  正当自己沉浸在自己美滋滋的小世界中,一个不留神,脚下一滑,整个人重心不稳就往后倒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

  在感受失重的同时,他闭上了眼,放弃挣扎。

  黄少天严重怀疑这个月自己水逆。

  但是他的身体并没有与地面直接的轻吻,依然很疼。他伸手摸了摸自己压在身下的东西。恩,人肉的触感。

  啊,还不如让他直接摔地上呢。

  黄少天虽然心里那么想着,但是毕竟是砸到了人,赶紧忍着痛翻身从人身上翻下来:“我靠你没事吧?”黄少天一看倒在地上的人,穿着校服,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老师,不然我就死定了。

  黄少天一脸歉意地伸手轻轻推了地上的人:“抱歉抱歉抱歉啊同学,同学你还好吗。还有意识吗,能站得起来吗,还活着吗。可以的话回个话吱个声动动你的手掌手臂手指头,脚趾头也成啊。装尸体怪吓人的啊同学...?需要校医室走一波吗?”

  看着倒在地上的人暂时没有动弹,于是黄少天伸手去把对方翻了过来。

  这一翻可不得了。

  周泽楷也被黄少天刚刚那一串的话语钢炮连击地清醒了过来,张开了眼睛,顺着黄少天翻动的力,翻过身。

  黄少天着实是被这张翻过来的脸给惊艳了。

  比女孩子还白皙光滑的脸,高挺的鼻梁因为刚刚摔倒微红了鼻尖,长又密还带翘的眼睫毛。双眼皮大眼睛,粉嫩的薄唇。英气又带着柔和美。这长相别说女孩子了,男孩子看了也难走动路啊。要是在什么古言里面怕是会因为长得太好看会倾国倾城当做妖孽抓起来浸猪笼哦。

  黄少天整个人看得都愣住了,大脑一片空白,只感觉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着,仿佛都要跳到地上了。

 

  这是一头撞到了爱情上啊。


爱丽丝与兔

这是一篇自娱自乐的小萌文

#短篇

#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千万别认真

#食用愉快



爱丽丝与兔
  1、
 
  距离爱丽丝离开梦世界,已经过去了三年。但梦世界的一年是现实世界中的三年。
  兔子一边喝着茶,一边用自己的爪子轻轻摩挲着杯杯沿,轻轻地叹了口气。扭头对坐在他旁边慵懒地打着盹,晃着尾巴的柴郡猫,说:“你说那个小姑娘过得还好吗。”
  兔子自从看到那个金发的小姑娘起就一直对她念念不忘。
  想念她忽闪忽闪,湛蓝如海的大眼睛。想念她如铃铛一般的声音,更想念她擦着眼泪倔强又坚强的神情。
  如今掐指一算,当初那个长着肉肉脸,双颊上还布着小雀斑的小可爱,应该也已经是个十八岁的大姑娘了。
  不知道有没有谈恋爱呢。
  想到这里,兔子的双爪一颤,面如死灰。
  柴郡猫张开了一只眼睛,看着兔子变成像雕像的脸,烦躁地挠了挠桌子,发出刺耳的“吱吱——”声:“想见她就去见啊。我给你个巫婆的地址,你直接找她让她把你变成人类,送到人类世界去。”
  兔子回过神来,双眼亮晶晶地看着柴郡猫:“真的可以吗?!”然后突然又垂下了耳朵,“不用付出什么代价吗?比如取走嗓音,让我说不了话,走在地面上的每一步都如走在刀尖上一样。”
  “你又不是鱼。”
  “那会不会被切掉耳朵,会不会被巫婆做奇怪的事情啊。”
  “你做梦,你只是一只兔子。最多不同意拿你去炖汤。”
  兔子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柴郡猫翻了个白眼,张嘴咬住兔子的后衣领就往森林的深处跑去。

2、
 
  柴郡猫把兔子带到了巫婆住的小屋。
  如果不是柴郡猫说,兔子大概根本想不到那是巫婆。
  巫婆并没有像兔子小时候听到的故事中那样,穿着一身黑的大袍子,长着鹰钩鼻,丑陋且散发着邪恶的气息。
  眼前的这个巫婆反而一头银丝,长着慈相温和的脸。身穿普通的衣服,还围了一个碎花儿布的围裙。会给前来的客人泡上一杯热茶。
  兔子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笑呵呵的如普通人一般的老太太,悄悄凑到柴郡猫的耳边,压着声音:“柴郡猫先生,您没驴我吧...?这个,真的是巫婆?不是普通的老太太?”
  柴郡猫不屑:“叫你平时少听点故事。别活在梦里。”
  兔子委屈:“但我们这就是在梦里啊。”
  柴郡猫语塞。
  它抬手就把兔子往巫婆面前一扔,对巫婆说:“他想变成人类。”
  巫婆捧着自制的保温杯,喝了一口杯里的热茶。看看柴郡猫又看看兔子:“嚯嚯嚯...这不是女王的侍从吗。好好的侍从不当怎么想着当人类啊...真是搞不懂你们小年轻啊...现在的小年轻总是动不动就像搞一些大事情...人类有什么好的...哎...”
  兔子抬着头听着巫婆絮絮叨叨了快十分钟,一个头两个大的。这种感觉仿佛是回到了几年前妈妈带着他去教堂里听神父祷告的时候一样。明明听不懂,但是却要假装一副大彻大悟感激的样子。
  终于巫婆一边絮叨着,一边从旁边放着杂物的小台子下面的抽屉里抽出一个小玻璃瓶递给了兔子。里面装着透明无色的液体,和普通的水没有什么区别。
  兔子把手里的小玻璃瓶上下颠倒看了一遍又一遍,也没有看出什么东西。
  巫婆:“别看了,再看它也不会长出花来的。”
  兔子:“巫婆奶奶...”
  巫婆:“奶奶...?”
  兔子:“啊不不不,巫婆...女士...?”
  巫婆满意地点点头。
  兔子:“巫婆女士啊...喝了这个真的就能变成人类了....?”
  巫婆:“是啊。”
  兔子:“不用付出什么代价...?”
  巫婆:“又不是什么值钱玩意。你也没什么好东西给我吧?”
  兔子:“那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啊...?”
  巫婆:“这么多年了你以为就你一只动物想成为人类吗。这要早就改进成熟了。”
  兔子:“那小人鱼里说的...”
  巫婆:“那是我那姐们儿喜欢人家小人鱼想绑住她”
  兔子:“.....?????”兔子看着巫婆黑兔子问号脸。
  巫婆:“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兔子颤着声音:“真的不用付出什么代价吗.....?”
  巫婆:“既然你那么执着要不你帮我打扫个房子?”
  兔子忙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不了不了不了谢谢谢谢您谢谢您。”
  兔子吓得连忙打开瓶盖子,咕咚咕咚就把瓶子里的药水给灌入肚子里了。
  无色无味,和普通的泉水没什么区别。
  我是不是被框了啊?
  兔子正这么想着,两眼一黑,噗通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已投√

KYO夾_:

【VanossXH2Odelirious本大陸&香港通販印量調查】

如果代理願意給我通過的話就可以開大陸和香港通販,這邊需要知道本子數量大約印多少><!

對vanossXH2O這對有興趣的人幫我填寫一下喔謝謝:D!

【本子資訊和價錢請参考這裡】

【微博投票印調網址】:http://vote.weibo.com/poll/137291964

如果沒有微博的直接留言填寫+1本就可以了!謝謝!

【調查日期到6/11號為止】

希望我能通過社團審核O<<

发一下今天群里的涂鸦2333果然有群里的小伙伴我才有动力去产粮啊!!!!谢谢群里的大家!!!爱你们!!!还有其实我应该是叫Elen的。写Teddy是为了大家好辨认我2333

英语课随手涂鸦了一个delirious

[H2Ovanoss]只是一段摸鱼

  文笔差。完全最后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哭泣]
  投喂给群里小伙伴们的糖。说好的婚车………………

  洛圣都平安夜的晚上下着大雪。街道上几乎没有几个人影,平常热闹又混乱的洛圣都如今显得异常的安静。
  是的,和平又安静。毕竟英雄和罪犯们也是要过节的。
  没有了往常聒噪的警笛声,这个城市似乎都有点寂寞。不过偶尔这样也不赖。这样也可以让所有人都安静的过个节日了。

  但是总是有那么些人能成为特例。
 

  Night owl黑帮,他们的字典里面绝对不可能存在安静这个词。

 
  在平安夜的夜晚当然要仗着过节的理由全部人去老大家里开party了。
  但是,其实当晚vanoss只给delirious一个人发了短信邀请他来自己家里的。
  当vanoss打开门后看到delirious身后跟着的一大群人,稍微愣了愣。然后手掌轻轻抚上了脑门。
  delirious今天没有戴上他的面具和小丑妆,只是戴了个黑色的针织帽。一个普通青年的样貌,根本无法想象他是那个平常杀着人都能笑起来,给洛圣都人们留下深刻心理阴影的杀人狂。  delirious带着平时一样的笑容撞进了vanoss深棕色的眼眸里,没有了小丑妆掩盖的他,现在只是一个平凡的在人群中都找不出来的普通人。
  “Surprise!!!vanoss!哈哈哈哈哈哈!!!!”

  “Fucking idiot delirious...”vanoss扯了扯嘴角,小声地怒骂了一句。

——————————————————————————————————

  vanoss以抢电视为理由赶走了Terrorise和mini。以烧坏了自己厨房为理由,赶走了nogla和lui。肚子饿了想要吃披萨的理由打发了moo出门。wildcat和cartooz看到vanoss这种没事儿挑刺的反应也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扯了个要陪Droid去买墨西哥卷吃的理由拖着Droid走了。

  看着终于安静和空荡下来的房子vanoss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扭头看向那个毫无自觉拉了一堆人来,现在还抱着他买的泰迪熊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看的咯咯咯直笑的delirious。

  vanoss走到他身旁坐下。这时候沉浸在自己世界的delirious才因为旁边的凹陷感回过神来。扭头看了眼vanoss,又左右环顾了一下房子。
  “嗯??大家都走了??我看了很久的电视了嘛??那群bitch说好的今晚要喝光你的好酒,把你灌到吐的呢?怎么就这么都散了?”
  vanoss听到这里不禁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那你怎么最后看起了电视,其他人走了都没感觉。”不过vanoss为了他今晚的大计划还是咽下了这些到了嘴边的话。只是对着delirious笑了笑,转移了话题:“嗯,他们都有事情就都先回去了。”
  “真是没意思啊,明明是平安夜应该狂欢的。”delirious抱着怀里的teddy叹了口气,往沙发的椅背上重重一倒。
  短暂的沉默。也许是今晚vanoss的别有用心,处处都感觉到有点不适。这双抓过了无数枪支的手,陪他经过了无数战役的双手。如今却在这种平凡的情况下开始出了汗。
  【Evan,你真逊】vanoss捏了捏自己的手心,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
  “呃....那么你在看什么?看的连nogla和lui把厨房给炸了都不知道?什么东西能让你看的那么入神?”最后还是vanoss先打破了这个不寻常的安静。
  “Teddy第二部。vanoss你真应该也看看我真的太他妈喜欢那只teddy了哈哈哈哈哈”delirious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大笑着,没有怎么注意到vanoss的不寻常。
  “这可真是符合你风格的电影哈。也难怪你能看那么入神。”vanoss一字一句棒读着说出这句话。
  “Fuck you Evan,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这总会让我想往你脸上崩一枪。”
  “你会先被我干掉的bitch。”
  “怎么可能,我会先干掉你Matherfucker” 

   就在两人一句一搭的吐槽拌嘴和笑声中结束了这部电影。
   delirious笑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抬手擦了擦眼角的生理眼泪。然后扭头摆出认真的表情问vanoss:“Evan,我们认识多久了?”
   vanoss被他这样突如其来的严肃问话吓得一愣,转了转眼珠想了一下:“ummm我们认识了少说四年了...?”
  delirious看他说出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一下丢开怀里的teddy把vanoss按倒在沙发上,然后一边笑着一边骑到vanoss的身上一拳一拳打在平时良好锻炼而形成的胸肌上。
  “Fuck you.你看人家女主角认识两年就有戒指了。我呢我呢?我和你认识了四年了!Where's my ring???Where' fucking my ring Evan???哈哈哈哈哈哈”
  delirious一边玩笑得捶打着vanoss一边还被自己说的话给逗的笑出声。
  vanoss一把抓住delirious捶过来的手腕,用力往下一拉,他跨腿一个翻身就把delirious给压到了身下。
  “你想要戒指嗯?你想好了你要戒指?”vanoss轻声说道。
   delirious看着身上的人,脑子反应了一会,才猛地又笑出声来:“哈哈哈哈of course!我要戒指,我们可是认识了快四年的啊。我成天和你在一起上天入地下下海。You motherfucker 除了每天给我送rpg,拳头和枪子你送过我什么正常的玩意没有啊?我当然想要戒指了!”
  vanoss勾起唇角笑了笑,闭上眼垂头就往delirious的唇上落下了一吻。
  简单粗暴的接吻,没有什么厮磨和甜腻。两人的接吻就像平时打架一样。舌头碰上了就是纠缠推拉。安静的房子里接吻的水声似乎都被无限放大了,就想煽风点火一般的。
  delirious总是率先羞红了脸的那一个。快四年时间了,在和vanoss接吻的时候还是会这样脸红。
  是的,他和vanoss认识了快四年。关系也不知不觉地变成了这样。他们不是第一次接吻了。也不是第一次那么亲密接触。他们更甚至是...已经上过床的关系了。当然也不止一次。
  没有告白,没有情话。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做了这些事情,三番五次的。他两个也没有问过对方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也许也是他们默契的一种。
 

  最后还是delirious结束了这个吻。delirious推开了vanoss,轻喘着气。“Fcuk you Evan....我他妈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你每次坐这档子事儿的时候就不能体谅一下我么?我可没有你的肺活量那么大。”
  vanoss只是得意洋洋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一把拉起delirious走到落地窗边,把一只手撑在落地窗上。“叫你平时没事的时候就窝在家里不锻炼”
  vanoss透过落地窗的倒影看着delirious双颊泛红的脸,然后心里倒数。
 
  3。
  2。
  1。

  booom——booom——boom——boom!!

  突如其来的好几声爆炸声把delirious吓得浑身一颤,下意识地想要跳回沙发后面找掩体躲起来。却被vanoss一把捞了回来,搂进了怀里。
  有是一个吻。
  等一下。
  delirious皱了一下眉头,往后退了一步。vanoss也顺从的松开了他。delirious伸出手,把刚刚vanoss带入他口中的异物吐了出来。
  眼睛聚焦到手上的物体的时候,delirious整个人都傻愣住了。
  那是一个在灯光下反着光的银圈。俗名:戒指。
  戒指上还有个小猫头鹰的标志。
  delirious扭头看着一脸写着“计划通”几个字的vanoss,然后大声地傻笑了起来。
 
  vanoss看着眼前除了傻笑只会傻笑的人,无奈地摇了摇头,把他拉到了落地窗前,单膝跪下。微微仰起头,握住了delirious手里拿着戒指的那只手。

  “嘿,delirious。美国同性恋现在可以合法结婚了你知道么。”

   “我当然知道,you motherfucker.”

  

   洛圣都的平安夜,也是警笛四处响起呢。
————————————————————————————-———

[关于那几声爆炸]

  nogla开着车带着一车的人在洛圣都里四处逃窜着。

  “lui?!!!!你把那些条子打完了嘛?!!!!”

  “No,nogla你就别管那么多了继续好好开你的车吧。嘿嘿嘿!!!!看着点别撞柱子上了!!!”

  “天哪你说他们能看到我们用RPG在地上给他们轰出来的爱心么??”

  “哈....谁知道呢”

  “别他妈废话那么多快先逃命吧!!!!!”

                            -END-